图说天下首页 注册 登陆
网站地图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编辑部信箱 关注微博 帮助
公告:
图说天下网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意见箱:fotosay@fotosay.com,欢迎来信!        [2013-08-14]
FoToSay艺术搜索:
黄复 李振盛 袁毅平 宋焕成 陈娟美 赵德润 李少白 周志刚

首页>> 摄影师>> 名作品评

林路:当代观念摄影的多元化空间(一)

2014-12-04 05:32  阅读数:8165  来源:网易艺术(北京)

金ATTA-博物馆计划011,土地系列,1996

  (本文根据2014年11月6日林路老师在云南大学所作讲座《当代摄影中的几种表现手法》速记稿编辑整理而成)

  从传统意义来说,摄影就是直接的拍摄和捕捉,也就是说以目击世界瞬间独特性为最高目标的表现手法。而对于观念摄影来说,则有更多的介入,这种介入是按照预先设定好的某种观念和对世界的认识,加上特殊的手法将简单的拍摄变成更复杂的制作过程,或者说是变量的过程。同时对于当代观念摄影来说,和传统摄影的差异更重要的就是特别强调一个话题,更注重通过摄影探讨现代的一些社会的重要现象。包括人性的,意识形态的,如种族、两性、身体,以及各种当代人敏感的一些问题。而这种问题的介入是通过他的摄影手段用更强化的一种方式展开的。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观念摄影始于六十年代西方的大环境下,在这之前,我们将其定义为现代摄影的范畴,更多是注重技术上的探索。进入当代摄影以后,则更注重话题和社会问题的介入,我们探讨观念摄影和当代性必须从这个角度来衡量或者展开。我们不妨看一下在当代摄影当中所列举的五种最常见的表现手法,或者说是经常被摄影家用来尝试解决问题的方式。这里我们分别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展示。

  从历史话语权的“篡改”到观念的“挪用”

  第一种方式,作为一种表现手法,一个很重要的定义就是“挪用”。当然挪用这个词不仅仅属于摄影这一块,在当代艺术当中,包括绘画、身体艺术,挪用也是经常出现的一种方式。只是就摄影来说,挪用就变得更为方便或者说更为具有可用性。所谓挪用,用一个简单的话来解释,就是把前人一些艺术的、社会的视觉成果,通过摄影的方式转化为更当代的一种话题表现。它的最大的好处是前人在这些既定的艺术和社会探讨的文献当中已经形成了一定影响,社会传播有一定的广泛性,当摄影家挪用过来以后,就会产生更迅速的化学反应,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过程。

[NextPage]

尼莫尔作品

  挪用的结果拓展了曾经有过的那些视觉表现的可能。如果我们对艺术史熟悉的话,你看了这幅作品就会联想到著名的画家马蒂斯的绘画,年轻的女性,少数民族的女性围着圈在跳舞的感觉,他让这些肥胖女性同样摆出这种姿态。你看他们面对快乐的状态和神情,丝毫没有身体上的肥胖给她们带来障碍,所以这种挪用给我们带来非常多的联想,画面有非常多的关联,借用这种方式把作品提升到了一个更广泛的视觉传播的媒介。而这个就是模仿法国巴黎舞蹈的结构,经典地展现出对现代社会的嘲讽。所以挪用其实是当代社会当中非常重要也是非常好用的一种方式,不妨可以从这个角度展开。在挪用的过程当中,还有一种就是利用当代的手法将之推向极致。

尼莫尔作品
[NextPage]
尼莫尔作品

  所以当选择挪用的时候,就会发现这是一系列很有趣的过程,这个过程要比你凭空创作一张画面更有效或者更有冲击力,已有的视觉媒体和材料已经为你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你可以很轻松的超越前人走到更高的高度上,这是我们所说的挪用给我们带来的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顺便给大家提示一下,你们可以用挪用创作,但是要小心不要走到侵权的空间。

  物的关照、静思和无动于衷的冷面注视

  当代摄影中有一种趋向,如果我们要提炼出一个词的话,就是中间这个词,叫“冷面”。很多摄影家可能不太关注这些表面看上去很鲜活的生活,比如说日常热闹的感觉,建设的空间。他们关注的一些静态的物体,有的很小,有的可能很大。但是他们用一种异常冷酷的方式完成这样一种冷面的注视,看上去很普通,很平凡,不值得用影像表述的空间一旦以异常冷静的方式展现出来的时候,并且有数量上的堆积,引起我们对现代问题的关注。所以这样一种对静态物象的重新排列定位,用冷静的方式和手段,我们就称为冷面。这个创作领域有很多很有意思的摄影家都在进行不同的探索,或者说按照不同的方式进行尝试。其主要源自一个很重要的学派,就是我刚刚提到的杜塞尔多夫学派,就是德国类型学的研究。

波内尔,《日常达达,家的美丽》

  如果你有足够的能力、天赋,不妨学学托马斯·德曼。这位当代艺术家所给我们带来的影像,之所以叫他当代艺术家,是因为他不仅仅是一位摄影家,他曾经是位建筑设计师,也是对建筑模型非常到位的一位艺术家。他用他的建筑学的构造和他的摄影手段,将其联系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对静态物体的重新再创造的过程。所以他的很多作品也特别有意思。他所有的照片都是用纸版做的,做的和真的那些东西非常相似。比如说这是一个高速公路、高架,是他全部用纸版搭成的,然后用大画幅的相机完成拍摄。这是草地,这是厨房设施,都是用纸张做成的,而不是金属的。但是他做的非常像金属的质感。一旦完成,再用大画幅的相机拍好,拍好就把这些东西毁了。摄影已经成为当代传媒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种技术手段,不仅摄影家在用,其他的装置艺术家、行为艺术家等等都想借摄影传达他们的艺术实践,这就是非常经典的例子。

[NextPage]

德曼,《厨房》,2004

  从具象写实渐进到纯抽象的“疯狂”实验

  这一节的关键词是“抽象”。我们说抽象并不是当代艺术中唯一的可能性和话题,但若将之引入当代艺术的话语中,便进入更大谈论的范畴。从某种意义来说,抽象是更注重形式上的东西,但是如果你能把抽象这个技术的手法运用到社会话题以及更有效的观念形态的时候,你会发现抽象也可以进入当代艺术的形态,然后进入更多元、更有效的对现代话题的介入。我们现在看一些抽象实验,在早期很多摄影家当中,抽象只是一个简单的抽象,但是你也能介入一些形式感非常好的表达。

  我们这里来看一位很重要的摄影家,安德烈·古斯基,他曾经是单幅照片在市场上卖到最高价格的摄影家,单幅照片达到了400多万美元,打破了其他摄影家的记录。

古斯基,《因扎地》,2006

  他这幅作品,具有唯美的感觉。画面上蓝天、白云、雪山,大家看一下,如果你买回家挂在家里感觉确实不错,给人清凉世界的感觉。但是他作为当代摄影家来说,他不仅仅是告诉你我拍了一幅很唯美的画面,当你走近这幅画面你会发现密密麻麻的小点都是跑道上的人,滑雪场上的人,所有都是人,社会学,人文学的一种观念,压缩成这样一张令人惊诧的所谓风景。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他的这样一种抽象的提炼,其实是引起我们对现实世界的更多元的思考,就是说在我们现实生活当中有无数种叠加的可能,一旦密集的叠加变成一种抽象的结构以后,你会认为他是一张很抒情的画面,实际上他给我们带来的是一种很恐怖的社会现实。

[NextPage]

古斯基,《朝鲜》,2007

  这就是他给我们带来的非常独特的对现实的认知的一个转换。这样一个转换的过程,他确实给我们带来更多联想的空间。或者说他也让我们想到了,当代摄影在具像和抽象之间所有的更多的可能。

杰夫勒,《沙痕》,迈阿密,2008
[NextPage]
杰夫勒,《沙痕》局部,迈阿密,2008

  德国摄影家杰夫勒,他通过俯视的效果,通过空间的拍摄,构成了一个抽象的重组,他把真实世界变成了介于抽象和具象之间更多元的一种表达的可能,然后借他这样一种复杂的语言,来引导和改变我们对现实世界的看法,这就是他从空中俯拍的各种细节,拼贴成不同画面的形态,现实完全被他解构了。我们看他的局部就是水面的反光,构成了巨大的屏幕效果,这就是沙滩上的脚印,然后看到了巨大的图案般的视觉效果。这是空中大雪以后的树丛,其实就是树的空中俯瞰的影像,摄影家非常轻松地完成了自由的转换,给我们带来了对现实的奇妙关照。

杰夫勒,《苗圃》,2005
[NextPage]
杰夫勒,《苗圃》局部,2005

  从身体审视的变异到自我身份的重新定位

  “身体”不仅是当代摄影,更重要地是当代艺术当中不可或缺的因素,不管是穿衣服的身体还是裸体的身体,不管是我们自己的身体还是艺术家的身体,还是别人的身体。一旦身体成为一个重要的视觉元素的时候,摄影就会有更多的发挥空间,因为摄影能更有效、更多元的展现出人们对身体的关照,因为你的生命和身体息息相关,身体可以折射出更多元素,利用身体可以展现出的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甚至各种学科的可能性。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摄影和身体的关系进入当代艺术的范畴已经不再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了,对人类身体价值的思考,在传统意义上寻求突破是当代艺术非常重要的可能。尽管早期的艺术当中都有所呈现,但是到了当代艺术当中,身体引起的社会话题的敏感性变得更突出、更有效,或者说具有更强大的表达空间和可能。

巴德斯,《后背和马的局部》,(左)亨特·斯劳门,美国画家

  千百年来,人们始终用不同的艺术手段,以自己的身体作为画布,完成了不同创作的可能性。这次奥莫通过他的照相机完成了一些更富有想象力、更具有个性化的,或者说更具有生命活力的形态。大家看到每个模特都找出他们自己所认为的可能性,完成他们对身体的认识,或者端庄,或者放肆,或者有暴力、性的倾向,但是不管怎么样,每幅画面都成为不可或缺的、不可替代的生命的意义。身体在当代艺术当中,尤其通过摄影这种快捷、简便、多元的手法,或许给我们带来更多思考的可能。包括这幅画面上,这位模特的这双手,我一直在猜这双手是谁的,没有答案。但是很有意思,整个画面给我留下了巨大的悬念,而且摄影家说所有的想法和构思都是模特自己产生的。比如在镜头前面跳起来,这种跳的感觉很自由,就像空中飘浮的感觉,生命有了另外一种不同的关照的可能。

[NextPage]

金ATTA《博物馆计划》,“土地系列”,1997

  我们来看一位韩国的摄影家金ATTA,他是怎么处理身体的?他认为身体就是一种物质结构,这种物质结构也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构成。所以他把身体放在了各种环境当中开始了他的实验。其中一个最关键的元素,身体是被禁锢的。所以每个身体都被放在了一个聚苯乙烯的塑料盒当中。然后像这组画面就把这些身体放在了大街上,他的每组画面都需要很长时间,先要构思,做道具,还要和警察局沟通,把交通封锁,搭上一些暖调的灯光在冷酷的街面上表现出人类身体被都市禁锢的象征性的隐喻。还有身体出现了海岸边上,带来了人类远离自然的可能性。身体又被带进了一个商店,在物质的空间形态上人类的身体依然被禁锢在方方正正的盒子当中,然后身体被带进了集装箱码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身体在建筑的教堂前面。身体被隐形了。

索德克,《故事的终结》,1976

  简·索德克这个家伙确实是生命力旺盛,说老实话,艺术家他的生命旺盛与否是决定他创作能力强大与否的一个非常关键的一个元素。我们都说其实艺术就是一种力比多的释放,如果你没有这种释放就不会成为有气场的摄影家。当然他的前半生很不得志,印刷厂的工人,白天做苦力很辛苦,晚上要发泄,所以就要拍照。其实艺术家就是精神上某些东西得不到出口而选择艺术作为创造的空间,不然就变成精神病了。所以他每天下班干完活就躲在他的地下室里面,找带各种各样的模特,这些模特都是有点异常的模特,或者说是很另类的模特,在地下室拍了大量的照片。这幅风景是他拍的照片,很出色,很有名。结果他就把他这幅照片贴在他的窗口上有变成了地下室的一道风景。然后各种各样的人性被他表现得淋漓尽致,比如说这幅《婚礼》,他特别喜欢这样的定制,一张婚礼是衣冠楚楚的,一张全部都是裸体的,全部都是由人工着色的,这些作品从不同的角度展示了他对现实的一种独特的认识。

[NextPage]

索德克,《婚礼》,1990

  哈尔斯曼最著名的一系列影像,其中这张就叫《原子的达利》。达利有一个理念,世界上的每个东西都是原子组成的,而原子是在空间飘浮互相不接触的。达利画了一幅《原子的丽达》。右面这幅图,画面上的女性丽达看上去是坐在椅子上,但是这个椅子的座都是悬空的,而不是接触的,是飘浮的。所以他当时拍达利的时候用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手法,让达利和所有的元素都漂浮在空中,产生了一幅非常奇妙的经典之作。当然这张照片是用一次完成的手法拍摄的,没有经过任何的PS,所以可以看出难度非常高。

哈尔斯曼,《原子的达利》

  他把画面中的这个画架用很细的绳子吊在空中,所以是悬浮的,他的妻子举着一把椅子站在画面这边,你觉得椅子是悬空的。然后画面的这边有四个助手,三个助手一人拿一只猫,然后一个助手拿一盘水,然后叫达利站好,他说1、2、3,达利就往上跳,扔猫的扔猫,泼水的泼水。当第一次泼好了,达利去冲胶片,在冲的过程当中他的助手把水拖干净,猫重新抱回来,所有一切都做好准备。底片冲出来一看不行,再来!扔猫的扔猫,泼水的泼水,这张作品一共进行了26次,8个小时,最后形成了这张,最经典的,很不容易。但是他用这种方式完成了对现代艺术最经典的解构,他用前期的拍摄完成了对后期制作的一个超越。

[NextPage]

  后纪实摄影的真相和私摄影的亲密接触

  二战爆发之后卡蒂尔-布列松去当兵了,左边的照片是1940年他当兵时候穿军装的画面,那时候他30岁出头,不幸两年后他被德国人抓住了,关进了监狱,右面是在德国人的监狱里面拍的照片,两张照片对比,一张是轻松洋溢,一张是愤世嫉俗的照片。外面传说他被德国人杀了,他的命很大,非洲的黑热病没有把他弄死,德国人的集中营也没有把他弄死。他最终活到了96岁,街头摄影家的寿命都是很长的,只要不死于非命。因为他一直在运动,待会儿可以看看卡蒂尔-布列松如何拍摄的一段录像就知道他运动的能力有多强了。他这次也没有死,因为他和几个朋友通过欧洲的地下水道逃了出去。但是他逃出来也不能回家,二战还没有结束,结果他绕了很大一圈,有一天跑到了纽约,他发现纽约现代艺术馆的摄影部准备举办展览的预告,标题是法国著名摄影家卡蒂尔-布列松的遗作展,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出名了。回去以后,据说他把他当时还埋在地里的照相机重新挖了出来,继续他的摄影生涯。这就是他早期所用的徕卡相机之一。这么一台很破的徕卡相机成就了大师一生的事业。

布列松:军人1940(左),德国监狱1942(右)

  这是马丁·帕尔和另外一位摄影家拍摄的场景,他们开车在街上寻找要拍摄的东西,他以英国人的绅士风度温文尔雅地接近他的拍摄主题,结果他拍摄的主题不是英国的绅士风度,他和卡蒂尔-布列松正好是两个极端,或者两者形成了极大的反差。他们发现了猎物,准备下车了。照相机前面装了一个什么东西?这是闪光灯,这是一个环形的闪光灯,他是装在镜头上面的,360度,所以任何时候,在白天也是打闪光灯的,你就知道他的照片颜色为什么这么丰富了,因为他把阴影全部消除了,这样就很自然的产生了一种非常艳俗的色彩,他就要这种艳俗。马丁帕尔在超市里很绅士风度的漫游,目光在巡视,在游览,他温文尔雅地举起照相机。他很散漫的,很无聊的。但是这位摄影家有一个非常经典的理论,他说摄影就要拒绝完美,绘画可以追求完美,如果摄影也追求完美的话,就永远走不出绘画的阴影了,所以摄影需要回眸一撇的感觉。

迈克尔·沃尔夫,《压迫》

  迈克尔·沃尔夫这个作品的主题就叫《压迫》,你可以看到这些日本人的脸,就像垂死的或者死亡者,有的时候很无奈,很苍白,当他把地铁作为街头影像记录下来的时候,你会发现摄影的穿透力,在当代有社会性和人类学的一种空间。而且他是一个连续的记录,把日本的地铁站变成了人类最后的墓园,还有这张贴在玻璃上完全变形的脸,通过画面你可以感受到意想不到的空间,比如说有的人是挡住画面。最经典的是这张,这个家伙他看到被拍了,但是他在车厢无法躲开,结果伸出中指表达了他对绝望的无奈。这超越了我们对现实的认知和态度。每个摄影人都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完成对现实的记录。

  • 微信二维码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