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天下首页 注册 登陆
网站地图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编辑部信箱 关注微博 帮助
公告:
图说天下网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意见箱:fotosay@fotosay.com,欢迎来信!        [2013-08-14]
FoToSay艺术搜索:
黄复 李振盛 袁毅平 宋焕成 陈娟美 赵德润 李少白 周志刚

首页>> 摄影师>> 名作品评

聆听鸟语 感悟生活 访鸟类摄影家帕瓦龙

2014-01-14 04:05  阅读数:803  来源:本站

  十多年前认识帕瓦龙时,他已是个民间“诗人”,年轻时崇拜艾略特的他,许多没发表的诗歌在今天读来仍意味无穷。今年再见到他时,48岁的他已是半头白发,诗人气质的他已是杭州民间较知名的一位鸟类摄影师了。他,叫俞建勤,浙江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浙江省野鸟会会员,在浙江省电力公司从事管理工作。他以网名“帕瓦龙”出现在国内多家知名摄影网站,圈内都叫他“帕瓦龙”或“老帕”,很少人叫他真正本名的。以下采访,我们也称他为“老帕”吧。

  我们的交谈,自然从他为何会从事鸟类摄影开始。其实2007年以前,老帕一直在拍人文和风光,他对摄影的痴迷像他年轻时创作诗歌时一样忘情投入。他也一直自诩以诗人的激情和眼神从镜头里看世界。2007、2008两年,他居然连续两个大年三十和春节在冰天雪地的坝上度过;一个国庆节在坝上、又一个国庆节在胡杨的故乡额齐纳度过的。说起这些,他归结为靠工薪生活的他,平时出不了远门,只能靠假期才能远行。言及这些,老帕会动情地对曾经是同学的老婆感激不尽。他说没有她的大力支持和理解,他在摄影的路上走不远。

白鹤一家鸟种:白鹤 2008.12摄于鄱阳湖

  老帕真正较全身心投入鸟类摄影始于2007年,他说,他是被一个叫“鸽子”的朋友拖下水的。那一年,他买了第一支尼康超声波二代600mm大炮,一年后又换了尼康最新款的600mm G头。他在器材上的投入在杭州圈内也是被称为“放毒的家伙”,他一直使用尼家顶级器材,他曾经有过两个记录:杭州拍鸟圈里第一个用尼康600mm G头,第一个用尼康D3s以ISO128000的高感光度的速度拍摄翠鸟飞版。直到今天,杭州多位用尼康D3s拍鸟的人都承认是中了老帕的“毒”。问及这些趣事,他淡笑而过。但对于拍摄鸟类的器材,老帕自言十分苛刻,他始终认为拍摄好野生鸟类,是有较高门槛的,“三要素”:喜欢、财力和时间缺一不可。有经济能力务必购买专业器材,好的器材才会创作出好的影像,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还透露,在不求速度和光线够的情形下,他最爱用全画幅的尼康D3x拍摄鸟的状态,D3x的色彩和细腻令他着迷。

  对于己经有5年拍鸟经历的老帕来讲,他始终觉得自己才刚刚入门,放眼国内的鸟类摄影圈,可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他说,每每看到人家精彩的片子和珍稀的鸟类,就会明显感到自己的差距,也会感慨拍摄时间太缺和想去的地方去不了。他说,他一生中最期待的是把国内盘锦湿地、乌梁树海、川西滇南和新疆等地的鸟点都走上一二遍,再去非洲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南非,还有澳洲等国外跑一圈。这个目标,他自定在七十岁以前一定要完成。

  听着老帕的梦想和计划,我们不由地为他的执着而心生敬意。据他介绍,许许多多鸟类摄影爱好者都没有功利心,只为喜欢鸟类、亲近自然和关心生态而忘情地投入其中,他也一样。他强调,如果摄影带上很强的功利心在玩,就非常乏味,也体会不到摄影本身带来的快乐;如果拍鸟,就体会不到鸟类的情感和语言。比如摄影作品参赛,老帕就很少参与。尽管如此去年他的《黑嘴端和它们的孩子》拿了“中国国家地理飞羽瞬间摄影大赛故事组的优秀奖”、《白鹤》获中国鸟类摄影展三等奖,今年又有一幅《欢乐滩涂----东方白鹳》入选“首届自然影像大展暨海峡两岸自然摄影展”。

[NextPage]

牧羊群 鸟种:黑嘴端凤头燕鸥 2010.8摄于舟山外岛

  作为一名非专业的鸟类摄影师,老帕说他曾恶补了鸟类方面的专业知识。看书、上网查询和请教先生是必须的,一个拍鸟的人分不清冬、夏候鸟、留鸟、种类和迁徙等问题是可悲和可耻的。记者和他聊起拍摄鸟类的一些故事,老帕如数家珍。他说令他最震撼的是2008、2009年两次去鄱阳湖腹地拍摄冬候鸟的场景,在鄱阳湖腹地不仅拍到了白鹤、东方白鹳、灰鹤、白枕鹤等珍稀大型禽类,也拍到了夕阳下队列齐阵飞过的小天鹅和无数只鹬类在水面起舞的情景。令他最难忘的是2010年8月连续三周的双休日去舟山外东海某岛拍摄黑嘴端凤头燕鸥。黑嘴端凤头燕鸥被称为“神话之鸟”,鸟类专家称全球不过50来只,极其罕见。去年8月,得知在东海某岛繁殖,费尽周折三上小岛终拍得而归。令他最感动的是去年“五一”赴江苏如东拍鸟,这是一次被他称之为“放飞心灵的拍摄”,我们特意从《鸟网》上找到老帕当时写的帖子,文章写道:

  2010年4月29日下午,与老友LAOQIAO共赴“五一”前之约,驱车直奔候鸟迁徙之地----江苏如东。傍晚到如东洋口第一码头,入住金海岸宾馆。此时,窗外已是霞光映红水面,几只海鸥在船桅上空穿梭。

  第二天凌晨5点即起,吃罢早餐便开车去江堤外小树林和麦田,计划在午潮来前先拍些林鸟,我来之前QB168就一直跟我讲如东林鸟相当丰富。果真,一上午我就拍到了我在杭州多次想拍却一直没拍到的阿穆尔隼、鹊鹞、黄眉姬鹟等,还拍到了灰头麦鸡、强脚树莺……最牛逼的是LAOQIAO拍到了极少见的金眶鹟莺。下午1点半左右,赶海的村民坐着拖拉机,收获着一担担文蛤回来了,这时,我们和一帮上海鸟友换上高帮套鞋下滩迎潮去拍水鸟了。在泥泞的滩路走了快半小时,上海小雨说,我们就在这等吧。

  说实在的,像这样的下滩迎潮拍水鸟的拍法,我真没一点感觉,且不说我这是第一次来如东,就连这种赶潮的拍法远不是我几次去鄱阳湖下滩可比的。鄱阳湖那边是水鸟先群聚着,我们慢慢挨着往前去拍(最多匍匐前行便是)。而这里是海滩上事先没鸟,得等潮来后才大约知道鸟会在那块区域集群。这就更像一场“赌博”,所处之位同鸟况的好坏全凭“运气”。但弥补办法也有,那就是面对飘移的鸟群,你付出的更多的体力----在泥泞的水滩里迈出更多的“脚步”。还得十分小心被海水淹没的海沟,海沟很深,它让你喝口海水事小,相机和镜头掉水里可就“痛苦”了。

亲昵的伯劳 鸟种:虎纹伯劳 2008.6摄于杭州植物园

  海风一阵比一阵凉爽,隐约中听到鹬鸟的哨声从空中传来,这感觉真像赴一场美好的约会。不一会儿,便有零星的鹬鸟如箭般在蓝天里飞过,第一次揿下快门,荧屏只留下一道弧线,呵呵,我还没把D3s的速度拉上。海沟的水最先涌入,滩面也慢慢被水侵淹,这时,黑压压的鸟,云团般地往我们面前飞过,快门声此起彼伏,群飞的场景确是震撼人心。黑嘴鸥、大杓、中杓、各种滨鹬、鸻鹬如约而至。但大多不会停在你想要的距离之内,单个的“倩影”照拍摄很有难度,“运气”十分重要。即使这样,只要你努力,还会拍到许多好的画面,更何况作为一个“鸟人”,你得学会更多拍摄之外的东西,让心灵更好地融入自然。老实讲,第一天的下午,我所拍的更多的是场景照。

  第三天凌晨依旧是5点即起,这真使我感到做一名“鸟人”的辛苦。我十分佩服与我同行的LAOQIAO先生,他已65岁“高龄”了,仍钟情和痴迷鸟类拍摄,是“浙江鸟会”里最投入的一位老人。他连续两年与我远赴鄱阳湖拍鸟,一路风尘不在话下,待人处事、许多点滴之事让我感动和学习。

  • 微信二维码
    微信